宣化上人的傳奇人生(海外篇-第三章金山聖寺-下) - 2022天堂私服網

宣化上人的傳奇人生(海外篇-第三章金山聖寺-下)

  宣化上人美籍弟子恒具(果真)、恒由(果廷)兩行者,爲祈求世界和平,于一九七三十月年由三藩市三步一拜,一九七四年八月拜至西雅圖,創立美國佛教史上第一次三步一拜的先例。

  恒由法師由舊金山金山寺至西雅圖一千裏的長途,學虛雲和尚用三步一拜的虔誠方式,自一九七三年十月十六日開始。行至中途,發現親手縫補的長褲就一點一點的裂開,無法收拾,且並未帶一條備用褲。他對同行禮拜的恒具法師說: 我該怎麽辦?如果再頂禮幾次,就要露體站在這裏了。繼續拜不是被警察拘捕,就是被路人嘲笑,二者均屬難堪。他決定不折返金山寺,繼續緩緩前進,默求佛陀慈悲加被。

  他向恒具說完這些話後,剛走了幾步,忽然注意到前面大路當中有樣東西在微風吹動下輕拍著。當進前拾起來一看,竟是一條長褲,除了舊一點外,大小正合適。經此感應,恒具、恒由兩位法師誓願一生從事艱苦卓絕的佛學修持。

  1977年5月—1979年十月,恒實(果真)、恒朝(果廷)兩位法師,爲祈求世界和平,由洛杉矶金輪寺出發,朝向八百英裏以北的萬佛城三步一拜,曆時29個月。隨後又開始繞城三步一拜,日複一日,風雨無阻,寒暑無礙,回向功德于法界一切有情。兩位法師三步一拜的規矩:

  緣起:恒實法師每天虔誠地禮拜華嚴經,每念一句經文,拜一次。有一天,禮拜之時,忽然境界現前,見到自己從洛杉矶金輪寺門前開始三部一拜,一直拜到萬佛聖城。境界屢次出現,遂報告上人,並要求實行此願力。上人沒有立刻答應,因爲路途遙遠,困難重重,深恐發生意外,但經恒實法師數次請求,最後勉強答應。

  在兩年多的跪拜過程中,恒實、恒朝法師經曆了數不清的磨難:坑坑窪窪的道路,路上各種車輛的喇叭及轟鳴聲,流氓、醉鬼的騷擾和阻撓,崎岖的山坡,布滿荊棘的雜草叢…… 當他們拜到洛杉矶以北的雲多那縣的山丘上,加州已大旱三年,炎天烈日,草木枯槁,兩位法師,從早到晚在滾沙熱石上跪拜不停。他們的額頭、面頰、手掌上,都被曬得皮膚脫落。當他們拜到海洋鎮,暴雨持續了很多天,恒朝法師全身濕透。但兩位法師從未發過一聲怨言,只是屏除萬緣,專心致志地進行三步一拜。

  兩位法師在拜的期間,發生不可思議感應的事迹不可勝數。謹錄一二,以飨讀者。兩位行者在八百多裏的公路上跪拜,遇到不少感應道交的境界,例如起飓風時,四周皆受其害,但他們所拜的地方,卻沒有風;接著驟雨來襲,附近地區皆成澤國,災情慘重。但他們在拜的時候,他們的上空附近一片卻沒有雨,拜完回到車裏時(有部老爺車,作爲他們的起居地及暫時佛堂,誦早晚課之用),傾盆大雨驟然而下。次日清晨開始禮拜時,大雨即時停止。這種情形,延續約一周,乃是精誠所至之感應。有時,當地的流氓用木棒打他們,可是打不中;有時,行車的醉漢用酒瓶攻擊他們,可是擊不中。此是護法善身冥冥護佑的緣故。

  恒實、恒朝二位法師經過兩年半的時間,拜到萬佛聖城,功德圓滿,創下西方三步一拜的最高記錄,隨後又開始繞著萬佛城拜,前後共用了四年時間。堅苦卓絕,犧牲小我,完成大我,不愧是宣化上人的弟子,是真真正正在行持“難行能行,難忍能忍”的菩薩道。

  1973年,美籍出家弟子恒具、恒由兩位行者,爲祈世界和平,由舊金山三步一拜至西雅圖金峰聖寺,創美國佛教史第一次三步一拜的先例。

  比丘恒具講述:我告訴上人我的想法,請問他的看法,要求他的幫助。上人先表示有興趣,接著又感到高興,又鼓勵我。我感到身上有基督徒所說的“聖靈”在奔流。上人說學法最好的方法就是從事難行之事:“行人難行,忍人難忍,如此而已。”他建議我等兩個星期,到10月16日再開始。

  在一天傍晚講法時上人宣布了我的想法,屋裏一陣寂靜。當他說:“恒具爲了和平,要拜一千哩”時,我感覺很欣慰。他說話那樣有權威,好像在保證我的成功一樣。從那以後我進入了極好的精神狀況,周圍的人似乎也爲此高興。我得到各種鼓勵、食品、帳篷器具等等。比丘恒由,俗名 David Bernstein,(美國)羅得島州人,願意和我同行。(萬佛城金剛菩提海NO.346)

  1973年10月30日,細窄蜿蜒的公路開始向海邊延伸下去,我們遇上了大麻煩。我們離岸邊城鎮Bodega Bay(柏得卡灣)還不到一哩時,我要上廁所。不用說,這裏沒有廁所。我下了公路,進入灌木林裏方便一下。很遺憾,找不到衛生紙,我就近抓了一把橘黃鮮亮的樹葉,造下高代價的錯誤。不久我知道這些漂亮的小寶石似的樹葉,實際是毒橡樹的葉子。(我以前一直以爲毒橡樹的葉子總是綠的。)這時想也沒有用,我們安心地拜下去。傍晚,我的全身癢得不得了,整晚都這樣,我一刻也沒睡著;可我一直記得要念觀音,這樣我就可以不想那苦痛。

  第二天早晨,我幾乎動不了,更不用說拜了。我和恒由只好坐在路旁土堆上。我們都非常絕望,我心中再次充滿了疑惑,感到所要做的事是既不可能,也不切實際。前面還有半個加州,整個奧立岡州和華盛頓州要拜,而我啥也不能幹了。

  我們坐了幾個小時,不能退回去,(能退嗎?)肯定也不能前進了。我們看著汽車來往,想不出什麽解決的辦法。突然,好像有了奇異的感應,兩輛熟悉的房車在我們面前停下了,金山寺全部人馬都來了!上人也來了!我們到一處廢棄的罐頭工廠前的停車場上,他們拿出食品、衣物、藥品,所有我們需要的東西,甚至還有衛生紙,那氣氛真是好極了。

  我們環坐下來,直徑約有15呎。首先恒由介紹了我們前幾天的經曆,然後比丘、比丘尼每人都簡單地說法。大家講話時,上人拿起我的手開始揉搓。他很輕地揉著揉著,同時還唸咒。漸漸地,我覺得身上的緊張與痛苦減少了,聽不到別人在說甚麽,只感覺到下午陽光的溫暖,其他甚麽都無所謂了。

  聚會大約一小時他們走了,上人告訴我,拜時要注入更多的心力。他說這個場合念觀音是最好的法門。他說觀音菩薩不僅有力量幫助個人,而且能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幫助世界,帶來和平。

  分手之前,我問上人:“昨晚我求觀音菩薩幫助,今天金山寺的人馬就來了,這不是很巧嗎?”上人說:“這沒什麽,任何時候你願意求,我都會到。”

  回金山寺之前,師父爲我們每個人開示,他說:“難行能行是聖行,難忍能忍是真忍。十方諸佛行此這,八萬菩薩緊跟隨。吹大法螺疾聲呼,振寶錫杖化悭貪。功成果滿凱旋歸,犒賞吾徒餡餅餐。”

  上人自述:三步一拜那個時候,天上有個掃把星,彗星。人人都說那個彗星要碰到地球上,和地球會連起來。後來,天文學家什麽學家也都不知道爲什麽,它又回去了,你們都沒有留心這個事情。

  那個彗星來的那年,我從巴西回來,我對大家講,說這個世界將要死不知多少人。要有人發心祈禱世界和平,這個災難就會沒有了。那是彗星還沒有出現前一個多月的事情。以後,果逾和果道發心三步一拜。拜了一個多月,那個慧星出來了。以後它不知道爲什麽又回去了。講老實話,它爲什麽回去?就是金山寺的力量讓它回去的。

  這個話講起來,誰都不相信的。因爲他沒看見,也沒有什麽證明。世界上的事情有很多轉變,不過人眼睛看不見就不相信。尤其像這個果佑的科學腦筋。他看不見的東西絕對不相信。因爲他那個腦袋是科學的,好像機器要work,他才知道這個機器是有用的。(萬佛城金剛菩提海NO.466)

  上人自述:當時我記得他撞鬼這天晚間,就不知道怎麽樣好了。等到第二天了,他就打電話——不是先打電話——告訴我,說是他們在三步一拜半路的時候撞到鬼了,這個恒具晚上怎麽樣哇哇叫。那麽當時我對他們說的只是一句話,我說:“你們爲什麽撞鬼?就因爲你們昨天晚間打妄想。”打什麽妄想呢?我問他們:“你們打什麽妄想,對不對?”他們說沒有。我說:“沒有?有很多女子。你爲什麽心裏就不守規矩了!因爲你心裏不守規矩,所以,八萬四千金剛藏菩薩都不守護你們了。所以那個鬼就來給你麻煩了。”如果不打妄想的話,這個事情是絕對不會發生的。你們發生這個事情,我不要問,也不要看,也不要怎麽樣的觀察。我知道你們是打妄想來的。打這個不正當的妄想。所以他們以後就不打這種妄想,以後也沒有這種麻煩了。

  所以我們人,念動百事有。你這個念頭一動,什麽事都來了。念止萬事無。你念若止住了,不打妄想,也都無事了,不會有麻煩,不會有煩惱的。我們修道的人,就是在這一念之間。一念就是天堂,一念就是地獄。一念就是餓鬼,一念就是畜生,一念就是人,一念就是修羅,一念就是聲聞,一念也是緣覺,一念也是菩薩,一念也會成佛的。你成佛,就是你一念所成的。返本還源,這一念清淨,你將來就會成佛的。

  比丘恒順講述:恒具法師跟恒由法師--兩個美國的比丘,1973年三步一拜,從三藩市到西雅圖(華盛頓州),但是可能有很多人不知道,他們拜了一半的時候非常困難,因爲天氣的問題,有的時候他們也沒有地方可以住,因此他們自己有一個帳篷,晚上就在帳篷裡面睡覺。但是這個時候真的天氣不好,環境也很困難。

  所以恒由法師就拜得特別快,想要盡快可以拜完。那個時候恒具法師受不了了,所以他常常對恒由比丘發脾氣,很生氣,那個時候真的是很痛苦。你只要看一看就會發現,他們真的是拜得很快,因爲他們拜的這個距離(從三藩市到西雅圖),只用了10~11個月。

  因此,當他們還有幾天就要到目的地時,有些人請他們去一個小超市,結果就有情況發生了。到這個小超市的時候,恒具法師就看到有很多人在走來走去,可能因爲他們兩個人很出名的原因吧!因爲報紙上、電視上都講到他們三步一拜的事。

  這時候,他看到一個矮矮的老頭子,留著鬍子,戴著眼鏡,他講話時好像每個人都知道。他開了一輛pick-up車(小貨車),車裡有兩條狗,他的意思好像是要將這兩條狗送人的樣子。這個矮矮的老頭子就走到恒具法師的前面--恒具法師是很高個子的,大約有六英尺兩英寸--他就走到恒具法師前面說:“你是一個佛教徒嗎?”你知道,這個時候是1974年8月,那個時候(在美國)的佛教裡面沒有很多比丘的,真的是不多。恒具法師穿著他的袈裟,那個時候,恒由法師可能已經拜到前面去了,他沒有在這邊停留。

  當這個老頭子問的時候,他並不是生氣或是想跟他爭論,他就只是很自然、很自在地這樣問他:恒具法師覺得很驚訝,就回答說:“對,我是佛教徒啊!”這個老頭子就跟恒具法師說:“那你要不要知道佛陀用英文怎麽教佛法呢?就是用很直白的英文來跟你講的?”那個時候,恒具法師不知道應該怎麽回答。他自己就想:哇!這家夥是從哪裡來的?我該如何回答呢?如果我說不要聽他的,這樣好像不客氣、不禮貌;如果我說要,又像我不知道,那必定很尴尬。于是恒具法師就說:“好啊,請告訴我天堂私服佛陀要怎麽樣子教呢?”

  這個老頭子就說:“佛陀教大家要慈悲。佛陀說我們不要互相打來打去,但是大部分的人不要買這個東西,或者不接受這個教誨。”那個時候恒具法師就有點想要跟那個人爭論,他就問:“那要買什麽東西呢?”那個老頭子就笑著說:“佛所教導的東西啊!我想你還沒有完全是一個佛教徒。”

  這時候恒具法師就說:“我沒有說我是圓滿的啊!”就想要跟老頭子爭論。可是那個老頭子就走得更近了,就看著他的面孔。當他看著的時候,恒具法師一下子,在心裡就想到在這一個禮拜裡,自己對恒由法師真的是常常會發脾氣,對他不好。

  所以這個老頭子就對他說:“佛陀教導要慈悲,你真的需要比較慈悲。”然後他把他的眼鏡拿下來,就很近距離地看著恒具法師,這讓恒具法師感覺有點沒有面子,但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麽了。然後老頭子就說:“我不是你的敵人,我是你的好朋友!你知道有幾個人能這樣子跟你講話?”

  當拜完的時候,上人就跟他們說:“雖然你們在拜的時候,你沒有非常圓滿;因爲最後你發脾氣啊、拜得很快……。但是因爲你們這樣子受苦,所以還是圓滿了這個三步一拜。這位老頭子是文殊師利菩薩,他現身來教你的,他最後現身來教了你一點,所以這個像是感應一樣。」恒具法師告訴我說:“而這兩條狗呢,是文殊師利菩薩的兩隻獅子。”

  比丘恒受講述:上人允許我在1974年春季返回美國,然後遷居到新購置的,位于斯卡吉特河畔的小屋。那裏環境清幽,臨近華盛頓州的大理石山。這地方也正是比丘恒具和恒由三步一拜所朝向的預定地。

  1974年的盛夏那天早晨,他們一直拜到河邊的小屋,確實圓滿了他們的旅程。我們做了一頓簡單的午餐,然後,在我的建議下,出發到位于索克山最高峰的一間廢棄了的森林防火瞭望小屋。我的想法是,款待這兩位朝聖的僧侶,讓他們看看這如神話般的雪山山峰的海景。

  那時的天空中,全然沒有半朵雲彩。日落來臨時,一絲很薄而細長的雲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,慢慢地變幻著色彩。從分紅、赭橙、金色,到明亮的白色,盤旋在普及特海灣的上空。

  我們在瞭望台頂端的平台上打坐,准備過夜的時候,團團的雲很快散開,變成一條十分清晰而面向南方的巨龍。蜿蜒地展身,橫跨過萬裏無雲的普及特海灣的上空。龍的每一個細節都很完美。胡須,長尾巴和爪子,看上去非常非常地像上人在香港大嶼山島的慈興寺親手雕塑的龍,逼真得簡直令人難以置信。

  然後,最令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。這明月皎潔的天空忽然烏雲密布。我發誓,這在氣象學上是絕不可能的。然後,天空才剛剛放晴,忽然暴雨又瘋狂地傾盆而下。迫使我們三個趕快從屋頂下來,跑進那依舊完好的河邊小屋。我們在那聊到深夜,對剛剛看到的景象不敢置信。

  第二天,我開車把這兩位朝聖的和尚送回文明世界,就此結束了這令人驚奇的小故事。蜿蜒的騰龍來到終點站,迎接從舊金山到華盛頓大理石山,完成千英裏艱苦之行的兩位朝聖僧人。

  宣化上人應華盛頓大學師生的邀請,于一九七四年八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前往講法,一天兩場。同時上人也計劃,在他停留華盛頓州的期間,到位于大理石山上,也就是未來雲龍寺的地點灑淨結界。

  因爲大學的講法課程緊湊,因此原訂計劃是講完課的第二天,開車前往位于西雅圖北邊,三個小時車程遠的大理石市。然而在這一個星期稍早,上人宣布變更行程。到了課程的最後一天,上人指示:早上的講經課程結束後,當天就要去大理石山(當時課程是中午結束)。然後利用去大理石山的路途中,在車內吃我們一天中唯一的一餐。當我們抵達目的地後,舉行灑淨結界儀式,然後很快地回到大學,可以實時趕上晚上的講經課程。雖然,事先我們大家都認爲這行程不可能辦到。

  當我們的車抵達目的地後,第二部車還沒有到,所以我就穿過濃密的樹林散步到山下的河邊。然後我看到煙,再走進一點看,我發現了約三十平方呎的森林已被燒燬了,如果我們沒有馬上處理的話,火勢將很快的蔓沿開來。在比丘及居士協力下,從河裏提水,用土倒在火上,接著在當地消防人員的支援下,在將近一個小時內,終于撲滅了這場火災。

  如果我們按照原訂計劃,晚一天來到這座山上,那我們看到的將是石頭及灰燼了,而看不見茂盛青翠的森林。我們每個人向上人跪拜頂禮,感謝他救了這片土地,接著上人就爲這座山灑淨。然後我們就回西雅圖去,剛好及時趕上晚上的這堂課。

  上人自述:這個叫恒順,是在泰國出家,學小乘的,穿黃衣服那類的。以後聽說舊金山也有了禅寺,就跑來了。可是一來到這裏,就受不了;因爲我們這裏只吃一餐的,早晚都不吃,他受不了,就回芝加哥去了。回去之後,又寫信來問問題,我就告訴他:“你在這裏不問,回去以後才問,不答複!”他熬不住,又來了,就在廚房裏幫著做飯、洗碗之類。

  在前幾個月內,我沒有和他說過話。有一天,作法會,過了十二點就不吃東西。他洗碗洗到三點鍾,肚子餓,就找東西吃,他看到垃圾桶裏,有一塊糕餅,還算幹淨,看看左右前後上下,望望都沒有人,拿起來就吃了,以爲這是神不知、鬼不覺的事。偏偏那天晚上講經時,我就說了:“在金山寺修禅,很多人受不了,早起也不吃,晚上也不吃,一般人都是餓得呱呱叫。如果哪一位忍不住,我告訴你們一個偷東西吃的方法,到什麽地方去偷呢?你們可以到垃圾桶找東西,那裏有很多餅,沒人吃,老鼠也吃不了,到那兒吃是好的!”

  這之後,連著三天,恒順都躲在房裏,不敢出來。後來,我上樓去找他去了,他嚇得像個小老鼠一樣地望著我,我問他:“你怎麽了?”

  我就問他:“你的心是什麽樣的?白色的?青色的?紅色的?黑色的?拿來給我看看,是長長的?圓圓的?三角形的?四方的?有沒有形體?”他想了想:“我沒有辦法拿給您看!”

  比丘恒順講述:最早的金山寺在三藩市的十五街,是棟三層樓的建築。佛殿是在一樓,大約是120尺長,30尺寬,20多尺高。.現在聖城這尊千手觀音,當時還沒有貼金,高度幾乎要碰到天花板。佛殿傍邊是廚房和齋堂,面積加起來和佛殿差不多。

  從早上四點鍾的早課做完,一直到晚上九點半,整天都不會有時間回到三樓的寮房。大部分時間我們都在佛殿或者齋堂。工作,讀書或者是打坐。換句話說,不管你做什麽,都是在衆目睽睽之下,沒有所謂的私人空間。晚課做完,九點半上樓休息。隔天早上三點半起床准備做早課。

  再描述得細一點,早課差不多五十分鍾到一小時。然後休息十到十五分鍾,五點十分開始打坐一小時,然後行香二十分鍾。接著再做一個鍾頭。打坐完後,就是出坡時間。每個人都有分配的工作。十點四十分上供,然後用齋。結齋之後,又繼續工作。下午五點半到六點半,有時候是五點四十分到六點四十分是打坐時間。七點做晚課,一個小時的晚課之後,上人就講解華嚴經。包括弟子英文翻譯,總共一小時。上人大約每講十分鍾,就會停下來讓弟子翻譯成英文。

  1974年我到的時候,上人正講到第三品《普賢三昧品》。聽經結束後是拜萬佛忏。我來之前,他們已經拜了好幾年。每天晚上拜一點,拜到九點半,就結束了一天的功課。

  上人自述:最初在香港住了十多年,那時香港也常常有飓風,當時在馬山村種了松樹、竹樹、木瓜樹,還有其他花草樹木不少,可是這打一次飓風,把我所栽種的樹木花草都打死了。那時我心裏很不高興,對誰不高興呢?對老天爺不高興。這一不高興就會做出很愚癡的行爲,于是到外面,用手指著天,就這樣說:“玉皇大帝,假如你若知道這個大飓風的話,我希望我在香港時,不再打飓風,如果再打飓風的話,我要對你老實不客氣。”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怕了我?那麽在香港住了十多年了,每當氣象台報告說有飓風來襲港,可是離香港十五哩或二十哩它就轉彎了,到一邊去,十幾年都是這樣,香港沒打過飓風,就是打也只是淋個邊,刮刮小風,下下雨這是有的。

  等到大概是一九六○年,我到澳洲去一個月,香港就打飓風了,這個飓風打得餐館招牌滿街飛,損失不可數計,這是有這麽一回事情。等我一九六二年到美國,十幾年我也沒有回香港,香港的佛教裏邊就造謠言了,說我騙人很多錢,逃到美國不敢回來了。

  大概一九七三年我又回到香港去,而我住在香港十多年時,從不說出沒有打飓風的原因,因爲天機不可泄漏,說出來大概就不靈了吧!所以當時從美國回港就說些老實話了。那時我在香港東北覺苑講了五天法,順便就把香港不打飓風這個事情提出來,結果香港有些人就受不了了,就寫信或在雜志上寫文章罵我。這被馬來西亞的人看見了,就告訴我說要和他們開筆戰,問我好不好,可以和他們開筆戰嗎?其實這問我,是很愚癡的,我也不要管這事情。

  真僞久自明:什麽是真的,是假的,久而久之都會露出來,都會證實的。智者見真實:有智慧的人,見到什麽事,都是實實在在的;

  善者學菩薩:善的人會學菩薩,行菩薩道,利益人,布施給人,用慈悲喜舍四無量心來教化衆生;惡者敢罵佛:惡的人不要說人,佛他都敢罵。

  平等大慈悲:學佛的人對誰都是平等的,用一種慈悲心來待人;普攝諸含識:要普遍攝受一切衆生、一切有情,也不需要怎樣起對待。

  我到美國教化美國人,用什麽教化呢?用“Everythings ok. No problem!”一切的事情怎麽樣都好。“順逆皆精進,毀譽不動心”,所以最初我寫了下列幾首偈頌:

  這是剛剛到美國,用這四句偈頌來處理一切問題,也是用這四句偈頌來教化西方人。第二次我又寫了一首偈頌,這首偈頌是:

  真認自己錯:人家說我不對的過錯,我要承認,不要不承認自己的過錯。莫論他人非:不論他人的對、不對。他非即我非:你能把旁人不對的地方,看成自己的不對,這叫做同體名大悲:你能愛人若己,和一切衆生都合而爲一,那有什麽怨恨的。第三首偈頌就是前面所提到的那一首。

  天堂w pc端天堂w腳本教程

  相關遊戲資訊連結:

  DNF劍魂職業介紹攻略加點裝備打

  《天堂W》最詳細多開教程多開攻略

  《天堂W》最詳細多開教程多開攻略

  天堂手遊三轉新職業圖文三轉職業技